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評論 > 正文
“別人家的班主任”
更新時間:2019-07-27  來源:北京青年報

  “洪荒少女”傅園慧在光州世錦賽遭遇了滑鐵盧,她沒進得了50米仰泳的決賽。知道她傷病在身、狀態不佳,但這畢竟是她的強項,沒進決賽多少讓人意外。于是質疑來得順理成章:你看,綜藝上多了,影響訓練了吧。

  這話聽著耳熟么?像不像一個古板的家長或者老師訓斥考砸了的孩子?“叫你別讀閑書!”這種邏輯不知道挫傷過多少小朋友的靈氣。

  好在這些年,“別人家的老師”不斷涌現,而且逐漸被主流認可。今年高考后的暑假,占據網紅C位的是山西省朔州某中學高三班主任蘭會云老師,他沒教出多少學霸,但干了件“大事兒”:領著十幾個高考完的學生,騎行1800多公里,從朔州一路騎到上海。

  這樣的壯舉,引來八方艷羨。蘭老師真的很難得,不過老實說,千里騎行這樣的活動,沒多少示范性,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復制的。

  這場騎行聽起來熱血,但絕不是“說走就走的旅行”。成行之前,蘭會云組織了拉練,最后從32名報名同學里淘汰了一半多,留下15人,后來有幾個家長反對,最后的隊伍里,只剩下11個同學。蘭會云事先和妻子一起摸索考察過路線,給每個學生買了三份意外險,準備藥物和維修工具,和家長簽署免責協議,盡力保證安全。路上的規矩就更不必說了,每人最多只能帶2000元,禁止家長私自打錢,如此等等。你以為這只是高考過后放風撒歡?人家正經是想讓學生學會獨立、鍛煉自己。

  蘭會云自稱總做些“出格”的事,但那多數不是興之所至、任性而為。其實這次千里騎行本來搞得挺低調,不想在路上的時候,蘭會云上了熱搜。他包場網吧,請自己和妻子兩個班的畢業生通宵打游戲,這才順帶“暴露”了騎行的事兒。包網吧也是早有謀劃,是蘭會云的承諾:只要不去網吧、不打游戲,高考完就請同學們去通宵玩個夠。

  這位“別人家的老師”,帶的并不是“別人家的孩子”。在那所重點中學,蘭會云的班入學成績是墊底的,學校不抱多少期許,有些學生的家長甚至抱著半放棄的心態。蘭老師不甘心,盡全力悉心教育他們。這個后進的班級高考成績理想,有十幾個同學過了一本線。這似乎很容易讓人聯想到《放牛班的春天》,但我一點也不想套用“逆襲”的故事模板。不管是放牛班里的問題兒童,還是《死亡詩社》里念書一流的未來精英,抑或是蘭老師班上那些“普娃”,他們的幸運都在于,老師對世俗的成功學沒有興趣,而是更關注心靈的自由、精神的獨立。

  蘭老師“會玩”,這是他身上的新聞點,不過這只是表面,他最可貴的地方,在于把學生當成“凡人”。有個故事很打動我:一個在重點班不堪壓力休學一年的女生轉到他班上,他專門安排了個活躍的男同學“負責每天陪她玩”,同學們呵護她的自尊,從不議論她休學的事兒。這種善意與愛的教育,是回歸人本的,也恰是傳統應試教育中最容易被忽視的。

  看看那些對傅園慧的嘲諷,大概就能明白,人本教育的缺失會如何影響人的三觀,如何影響公共生活。說起來,比起“字典里沒有輸字”的人生贏家們,傅園慧倒更符合我心目中“別人家的孩子”的標準。她很優秀,但不壓抑天性,誠實面對起起落落,她是自由的。

  輸掉比賽之后,傅園慧的父親替女兒說話,“都是凡人”,傷病是沒辦法的事情。傅園慧的挫敗,不過是在說,即便你拼盡了洪荒之力,也未必能贏。這聽上去很雞湯,但絕對無毒無害,接近生活的真相。只不過,一味追逐功利結果的社會觀念里,并不存在“凡人”,只認識虛妄的名利,成功是唯一的解藥。

  蘭會云的教育觀念,恰是醫治虛妄的良方。比成績、成功更重要的是什么呢?蘭老師的答案是,健康的價值觀、健康的靈魂。他帶著學生“玩”,初衷便源于此。

  “會玩”自然討學生喜歡,但可別以為這是嘻嘻哈哈的輕松活兒。據說騎行的路上,蘭會云對學生們進行過一場深刻嚴厲的批評。起因是他們上熱搜之后,小伙子們“膨脹”了。他對每個人的訓誡都很有針對性,其中一個孩子挨批,是因為隊友的車胎爆了,別人都幫忙修,只有他不為所動。沒有細致的觀察,哪兒能這么針針見血?幫助學生成長,可能是比幫助提高學習成績更細致、更消耗心力的活兒,每個孩子都是不一樣的個體,哪兒有標準化的練習題,去培養“健康的靈魂”呢?看起來,蘭老師是帶著學生“玩”,可那番心思背后的功夫,也是需要“洪荒之力”去抵達的。

  蘭會云的座右銘是,“教育的本質意味著:一棵樹搖動另一棵樹,一朵云推動另一朵云,一個靈魂喚醒另一個靈魂”。這話是哲學家雅斯貝爾斯說的,充滿詩意。帶著學生千里騎行,只可能是特立獨行的老師的個別操作,但教育的本質,卻值得所有人去體悟。(張靜雯)

相關閱讀: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用戶名: 密碼:
驗證碼: 匿名發表
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!
  • 圖文推薦
點擊排行
广东时时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