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四川 > 正文
四川360個童伴媽媽和她們的9000個留守孩子
更新時間:2019-07-27  來源:華西都市報

遂寧市射洪縣陳古鎮店子村“童伴之家”。

中國光華科技基金會調研組走進“童伴之家”,開展深入調研。

華西都市報-封面新聞記者李媛莉劉虎攝影報道

2016年,在“留守學生關愛行動”邁入第十年的關頭,共青團四川省委聯合有關部門和機構,啟動關愛農村留守兒童的全新項目——童伴計劃。從全省選取165個試點村起步,該計劃重在為留守兒童建一個“童伴之家”,并聘請一名19歲55歲之間的女性,成為“童伴媽媽”。

陳古鎮店子村的“童伴之家”就是其中之一,給遠離父母的孩子筑起一個家,一個有媽媽的家。截至目前全川已有360余名童伴媽媽,正在照料9000多個留守孩子。

童伴之家 筑家

給留守孩子一個有媽媽的家

“我這孫兒可憐得很,沒得爹,沒得媽。”老農婦抹著眼睛,忍不住又哀嘆起小孫女的辛酸命運。錢建春一個跨步上去,趕忙把小女孩摟緊懷里,“誰說沒有媽媽,我就是她的媽媽。”

如同一劑速效止痛貼,媽媽,總能給孩子最及時,最需要的愛,哪怕如錢建春般,成為小女孩的“媽媽”不足半年。

錢建春今年3月競聘上崗“童伴媽媽”,自此多了30幾個孩子。

“天熱了,我們就在屋里玩吧,好不好?”媽媽征求著大家的意見,孩子們齊聲答應了。先玩游戲,再跳舞,接著是誦讀,一項接一項的歡樂安排,很快把一個上午的時間打發了。“比家里好玩多了”“我喜歡和錢媽媽玩”“每天都想來”……談及對這里的感受,每個孩子都有自己的心思。

“每個項目村建一個室內空間不小于20平米、室外空間不小于80平米的童伴之家,作為留守兒童實體活動陣地”,寫在規范手冊中的要求,尚不能完全代表“媽媽”對“家”的要求。“要孩子依戀,那才是家。”錢建春把孩子們的畫作、手工,都裝點在陳古鎮店子村童伴之家,扮成最接近家的樣子。在遂寧蓬溪縣金橋鎮翰林社區童伴之家,備有標準的小書桌,“媽媽”任春艷會陪著放學歸來的孩子,在此處寫作業。

給留守孩子一個有媽媽的家,是四川省關愛留守學生的要事。以遂寧為例,自2016年項目啟動以來,已在5個區縣分別設立了1個省級“童伴計劃”項目試點村。2019年新建完成32個市級“童伴之家”。共青團遂寧市委有關負責人介紹,該市計劃年內再新建33個“童伴之家”,全市總數達到70個。

童伴媽媽 當媽

愛就是當好媽媽的最強技能

有媽媽的地方,才是家。

據共青團四川省委提供的數據,截至目前全川已有360余名童伴媽媽,正在照料9000多個留守孩子。

成為“童伴媽媽”前,宋玉華內心是忐忑的,“連自家孩子小的時候,都沒照顧過。”1996年前往廣州打工,到2012年返鄉,宋玉華錯過了大兒子的長大成人,只趕上了小女兒的青少年時期。該怎樣與不同年齡段的孩童相處,如何管護他們,宋玉華沒能從自家孩子身上積累到經驗。嘗試一段時間后她發現,原來愛就是當好媽媽的最強技能,“真的很喜歡他們,就想對他們好。”就這樣,在遂寧鳳來鎮居家溝村,以宋玉華為主心骨的童伴之家,已經快快樂樂度過快半年時間。

任春艷未曾體會過與孩子分別的無奈與心痛,10歲的女兒打一出生,就親手帶著。“因為這樣,我特別能夠體會,分離是種什么樣的痛苦。”哪怕只是設想與女兒分別,已足夠讓任春艷難受得紅了眼眶,“所以我一定要把這些孩子照顧好,讓他們的父母安心,丟下他們,真是沒有辦法。”

細致周到,耐心呵護是最基本的,當媽還會用上“小伎倆”。翰林社區的童伴之家制定有積分獎勵制度,孩子們攢得不同分值,可以兌換相應檔次的玩具、學具。努力、進步的表現自然加分,管束不可避免的調皮搗蛋時,減分警告則是任春艷的法寶。“小孩子調皮是難免的,關鍵是我們得用好的方法引導他們。”

相比于邊做邊摸索的“媽媽”,錢建春算得上是“帶藝上崗”,學前教育專業畢業后,她在幼兒教育崗位從業20年,在本地擁有自己的幼兒園,洞悉與孩子的相處之道。打開“童伴之家”的大門迎接孩子到來時,錢建春會做的第一件事,是給每個孩子一個深情擁抱。這一抱,飽含愛意,也給她提供機會,去感受孩子的身體是否有異樣,“比如有沒有發燒感冒,或者說兜里有沒有揣著危險性的玩具等。”

團中央調研組來川深入調研“童伴計劃”

華西都市報訊(記者李媛莉)7月22日至26日,作為團中央直屬機關“不忘初心,牢記使命”主題教育活動調研組之一,中國光華科技基金會黨委書記、理事長侯寶森一行5人,赴四川射洪縣、金堂縣,陜西寧陜縣等地,開展了為期一周的調研活動。

在四川,調研組深入射洪縣、蓬溪縣、金堂縣域內的多個村(社區),走進“童伴之家”、青年之家等團屬陣地和基層黨群服務中心,深入調研四川常態化服務農村留守兒童的工作經驗。

通過大量走訪、問詢、座談的方式,調研組了解到,“童伴計劃”項目按照活動經常化、管理日常化要求,已經搭建起一套縱向貫穿縣、鄉、村三級,橫向涵蓋共青團、民政、公安、教育、衛健等部門的聯動機制,構建起發現和解決留守兒童困難需求的關愛服務網絡。侯寶森表示,四川團省委“童伴計劃”項目積極探索,運行過程中建立的招募、培訓、督導、測評等管理機制,中共射洪縣委將童伴計劃納入服務農民工總體工作、列入政府購買服務項目給予一定財政支持等政策措施,有力拓展了服務規模,讓更多的留守兒童受益,值得借鑒推廣。

守護一份沒有血緣的親情

決心做個童伴媽媽時,錢建春聽到的擔憂聲特別多,“這等于自己給自己找麻煩,圖個啥?”“幼兒園夠你管夠你忙了,還去摻和什么?”根據童伴計劃的要求,童伴之家每周固定開放不低于16個小時,每月至少舉辦1次主題活動,時間與精力的付出成為必須。

“確實很忙,周一到周五在幼兒園,周末在童伴之家。但只要孩子們喜歡我,就覺得很有成就感。”眼見著媽媽對別的孩子疼愛有加,錢建春10歲的小女兒時不時冒出醋意,“對他們比對我還好。”

對留守孩子的好,并不需要掩飾,也無法遮掩。孩子的依戀與期盼,時刻丈量著“媽媽”的意義。

店子村童伴之家的開放日,一般安排在周末,錢建春定會在規定時間前,早早去開門。然而,她總是“遲到”的一員。每次遠遠地,就能瞧見等候在附近的孩子,他們會沖過來,一臉又委屈又開心地扭著“媽媽”,“錢媽媽你怎么才來,我們等了你好久喲。”總有孩子等不及,早上六七點鐘就奔著“媽媽”而來。

9歲的琴琴表達愛意很直接,她沖著任春艷撒嬌,“我已經在你身上,找到了媽媽的感覺。”這個“媽媽”與遠在北京務工的媽媽不一樣,卻又很像,會隨時關心琴琴的吃飯、穿衣,還會給她梳頭扎辮子。

“排查農村留守兒童基本情況,開展登記建檔、定期走訪、收集需求并及時回應、指導和督促監護人履行監護責任等工作”“注重常態化陪伴,每月工作時間平均不低于80個小時”……寫在管理規范中的文字是生硬的,“媽媽”們的實際付出,則更加有血有肉,并以此來守護著這一份沒有血緣的“親情”。華西都市報-封面新聞記者李媛莉劉虎

相關閱讀: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用戶名: 密碼:
驗證碼: 匿名發表
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!
  • 圖文推薦
點擊排行
广东时时技巧